乐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救命,我的直播出问题了!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寻找死簿之前的事情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寻找死簿之前的事情

        从益州市官府大楼出来之后,陆襄就让白雎翎将自己送回了家里。

        正好白雎翎也是要回家好好休息的,白雎翎顺路就可以将陆襄给送回去。

        当陆襄到家的时候,家里就只剩下了陆槿芊一人。

        陆襄正换着鞋,陆槿芊就兴冲冲地从房间里面跑出来,不过在看到是陆襄之后,她的脸上顿时又露出了有些失望的表情。

        陆襄看到了她的表情,顿时有些好笑,问道:“怎么?看到是我回来了就没有那么高兴了?爸妈去哪里了?”

        “他们去超市了。”陆槿芊老老实实地回答着陆襄,“我哪里有不高兴你回来嘛,只是爸妈说好了回来要给我带吃的,你开门我还以为是他们回来了呢。”

        说完话,陆槿芊好像是为了转移话题一般的,又向陆襄问道:“对了哥,昨天晚上你怎么又没有回家呀?是去做什么事情了呀?你不知道,昨天晚上妈妈听到说你晚上又不回家,可是嘀咕了好久呢!”

        “昨天晚上有些事情,你知道我现在在做官府的顾问,昨天是遇到了一起比较棘手的案子。

        “我这不才处理完事情就赶紧回来了嘛。”

        对于自己在做官府顾问的事情,陆襄倒是一直没有瞒着家里人。

        毕竟在家里人看来,自己有一个比较靠谱的活计,总是要比无业游民要好太多了。

        而且是与官府有关的事情的话,家里人也就不太方便询问自己现在在做的事情了。

        别问,问就是保密条例。

        不过陆槿芊倒是知道一些陆襄现在在做的事情,不过因为之前陆襄就已经与陆槿芊交流过了,所以她也不会主动向父母诉说。

        在听了陆襄的解释之后,陆槿芊轻轻点了点头,想来也是早就已经猜到了陆襄会这么说,所以一点好奇的模样都没有。

        反正不管是出去做什么,哥哥都会说是因为官府的事情,这样大家就没办法继续问下去了。

        至于是否真的是官府的事情……那谁又知道呢?

        陆槿芊轻轻摇了摇头,一边对陆襄说着,一边转身走回房间:“午饭还没有弄好,等到爸妈回来之后弄,哥哥你要是累的话就先回房间休息一下吧,等吃午饭了我叫你。”

        说完话,陆槿芊也不管陆襄是否听清楚了她说的话,就直接走进卧室里面,然后将卧室门给关上了。

        陆襄还想着回应几句,但是听到对方关门的声音,最终还是闭上了嘴。

        将鞋放好,陆襄也径直走回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将背包随手丢在床上,陆襄并没有直接瘫倒在床上,而是走到了衣柜边上,打开了其中一扇门。

        这扇门后面有一张全身镜,陆襄现在就是想用这张全身镜来看看自己。

        虽然对于他来说,他完全可以用窥灵感知来看到自己,但是在彻底完成了三十六炁密炼神降光明身的仪式之后,他还没有好好看过自己。

        他将自己的短袖给撩了起来,之前的那件短袖因为战斗和三十六炁密炼神降光明身的仪式已经损毁,不过好在他随身都是携带着好几套衣物的。

        将一副撩起来了之后,陆襄好像还感觉不够,干脆就直接将这件短袖给脱了下来,露出了自己的上半身。

        在镜中,陆襄的身体没有太大的变化,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么和他加入窒息空间之前相比,他现在的身体变得匀称了不少,腹部也隐隐出现了腹肌的轮廓。

        这和他过去的一贯形象已经有了天差地别了。

        不过对于陆襄来说,这种事情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一向是不在乎自己的外貌的。

        不过他不在乎,可还是有别人在乎的。

        一旁的易岚翕看着陆襄脱下了短袖,露出了那身材,顿时捧起了小脸,对陆襄说道:“哇哦!没想到陆哥的身材真不错呢!”

        陆襄瞥了她一眼,淡淡说道:“你不是早就已经看过了吗?”

        “是吗?那可能是我忘了吧。”易岚翕笑嘻嘻地飘到了陆襄的身边,靠在了陆襄的肩膀上,与他一同看向镜子中。

        只不过这镜子只是一面普通的镜子而已,陆襄和易岚翕都可以看到陆襄,但是他们两人却都没办法看到靠在陆襄身边的易岚翕。

        易岚翕和普通的鬼魂是不一样的,正常情况下想要看到她都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

        易岚翕倒是没有因为这个事情有什么沮丧的地方,她伸出手在陆襄的胸口摸了摸。

        此时她是用阴气凝聚出自己的身体的,所以可以直接摸到陆襄的胸口,随后她有些好奇地问道:“陆哥,你不说是你身体中的脏器都已经被骨骼包裹起来了吗?为什么我现在摸的时候摸不到啊?”

        陆襄顿时满头黑线,默默地将易岚翕在自己身上乱摸的手给拿开,然后说道:“这些骨骼都在肋骨下面,你现在能摸到的只有肋骨,肯定是摸不到这些骨骼的。

        “还有,不要乱摸了!”

        “嘿嘿,摸一下嘛,你又不会吃亏。”易岚翕笑嘻嘻地说着,看上去是一副坚决不改的样子,但她还是收回了自己的手,又飘到了陆襄的身后去。

        “说起来陆哥呀,你刚才在车上对月亮小姐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吗?你在彻底完成了三十六炁密炼神降光明身之后,真的得到了这样的能力?

        “你不会还有什么是不能告诉月亮小姐的,所以当时没有说出来吧?

        “咱俩什么关系呀!你跟我说,我肯定不会传出去的!”

        看着易岚翕笑嘻嘻的模样,陆襄知道这丫头现在是非常想知道她询问的这些问题的答案。

        不过对于她的这个问题,陆襄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他先将衣服穿好,随后摊开双手,无奈地对易岚翕说道:“我不管是对你还是雎翎姐可都是诚心诚意的,我刚才在雎翎姐车里面说的,就是我所知道的全部了。

        “三十六炁密炼神降光明身虽然是打造一具神明的躯体,但是这具‘神明的躯体’也仅仅是上黎真人用来飞升的躯体,并没有得到上黎真人的修行。

        “简单来说,我的身体在经历了三十六炁密炼神降光明身的仪式之后,仅仅是成为了一个‘粗胚’,可以供上黎真人随意塑造的‘粗胚’,距离真正的神仙的躯体还有很大一步需要迈过去。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现在的能力不也已经非常强了吗?难道说光是现在这样的能力你也还是不知足?”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易岚翕连连摆手,好像生怕陆襄误会什么一般,赶紧说道,“这不是我觉得三十六炁密炼神降光明身这么厉害的一个名字,应该会有更厉害的能力才对嘛!

        “比如说什么眼睛会放电啊,嘴巴会喷火啊之类的。”

        看着易岚翕已经开始摆着手指头算起了自己应该有多少种离谱的能力,陆襄顿时满头黑线。

        这丫头的想象力是不是有些过于丰富了?

        “我当然不会这样的能力,而且拥有现在这样的能力我就已经非常知足了。”陆襄开口说道,“而且……就光是现在这样的改造,我都已经不算是一个正常人了,要是再进行改造……”

        剩下的话陆襄没有说出来,但是他觉着易岚翕应该是能明白自己的意思的。

        他现在已经不算是人了,若是再进行更加深度的改造,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别忘了,他现在虽然看上去还是一个正常人的模样,但是实际上在他的身体中已经完全变得面目全非了。

        此时即便是有经验丰富的法医来解剖他的身体,恐怕都会难以下手。

        陆襄深知现在的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所以他也开始注意起来。

        和陆襄相比的话,易岚翕看上去就要轻松很多了。

        她也知道陆襄的身体内部已经变得完全和普通人不一样了,但是具体是怎么不一样,说实话易岚翕也只能自己想象——如果陆襄允许她直接钻到他的身体中的话说不定就知道了,可惜陆襄不让。

        对于陆襄变强这件事情,易岚翕是持赞成态度的。

        他们现在的敌人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在找到了死簿之后,陆襄还要将黄衣之王的封印解开。

        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从陆襄见到过的这几个与黄衣之王的力量有关的诡境就可以看得出来了。

        益州市传统医学医院诡境、“锦尚嘉年”诡境、世纪游乐园诡境,即便是有易岚翕在旁帮忙,后两个诡境也似乎绝对的危险。

        黄衣之王的力量藏匿于不同的诡境之中,甚至陆襄到现在也进入过最困难的诡境。

        作为陆襄的左膀右臂(自认为),易岚翕也是希望陆襄能够得到更强大的力量的。

        别的不说,若是皇帝先生现在就出现在陆襄的身边的话,皇帝先生那强大的防御力量就是形同虚设了。

        甚至若是玉成道人与陆襄来一场决斗的话,前者说不准都不是陆襄的对手。

        陆襄在《诡术秘箓》之上的境界虽然只有元泱境界圆满,但是他身上其他的力量却是他独一无二的。

        “所以嘛,得到力量是好事,而且你现在已经完成了那个三十六炁密炼神降光明身的仪式了,之后身体也不会出现变化了吧?”

        “嗯,仪式已经完成,我现在就已经是三十六炁密炼神降光明身最终极的状态了。

        “虽然没有办法和真正的神明之躯相比,但是和皇帝先生相比,我已经超越太多了。

        “如今这个世界上,能够在肉体上比得过我的人,恐怕就只有玉心道长了。”

        “那就很不错了嘛!”易岚翕笑了笑,飘到陆襄的床上装作自己躺下,然后说道,“那之后陆哥准备做什么呢?现在很多事情都已经有些眉目了吧?”

        “嗯,接下来就是寻找死簿的事情了。不过在总结陈尧当年将死簿藏在什么地方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做。”

        易岚翕张大了眼睛,好奇地问道:“嗯?什么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陆襄的房门突然被打开,陆槿芊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哥,爸妈回来了啊?嗯?怎么只有你一个啊?你在跟谁说话啊?”

        陆槿芊刚刚走出房门,便听到陆襄的房间里面传来了陆襄说话的声音,而且听上去陆襄这还是在跟谁说着话。

        陆槿芊下意识地就以为陆襄是在跟他们的爸妈说着话,所以就推开了卧室门。

        因为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做,所以陆襄也没有锁上门,陆槿芊这才能直接进来。

        她是看不见躺在床上的易岚翕的,所以此时只能看到陆襄一个人站在房间里面,自言自语地说着什么。

        听到陆槿芊的问题,陆襄转过身来,想也没想便说道:“我手机开着免提的——爸妈还没有回来,你再等等,待会儿我去给你做饭。”

        “嗷,打扰你了。”见着陆襄晃了晃他的手机,陆槿芊不疑有他,点点头之后就立刻退出了卧室,将门轻轻带上。

        见着陆槿芊退出去之后,易岚翕饶有兴致地看着卧室门,脸上露出了几分狡黠的笑容来。

        “看来咱们的陆哥对妹妹是真的很好呢!”

        “怎么,羡慕了?”陆襄挑了挑眉头,随手将手机也给丢在了床上,“说得好像你活着的时候我对你不好似的。”

        “我可没有这个意思哦!陆哥对我什么样子我当然很清楚啦。”易岚翕双手叉腰,小脸微微扬起,一副骄傲的样子,“陆哥可是最好的人呢!

        “不过陆哥,刚才你准备说些什么事情啊?在寻找死簿之前,你要做什么?”

        陆襄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背包上面,缓缓开口:“还记得林媱吗?”

        “林媱?”易岚翕歪歪脑袋,眼睛里面透露出几分疑惑来,显然是已经将这个人给忘记了。

        不过她忘记了没有关系,只要陆襄还记得就行。

        “林媱,我在锦官第一私立中学直播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叫做林妙的姑娘的姐姐,和阮芸的死有关系。”

        “哦哦!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因为阮芸姐姐的死而有些精神不正常的姐姐吧?”

        “嗯,是她。”陆襄轻轻点头,“我想将阮芸交给她。”

        「新年快乐呀!」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