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玄幻奇幻 - 镇守边关:我以肉身成圣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神秘宗门的消息,再战再捷

第一百八十一章 神秘宗门的消息,再战再捷

        “我去开门。”

        柳眉起身,打开门一看,只见门外站着一名男子,看起来极为年轻,还有些眼熟。

        她似乎在哪见过?

        “你是?”

        “我叫叶问天。”

        男子笑道:“特来拜见卫兄。”

        “哦,快请进。”

        柳眉自然听说过叶问天的名字,此人的实力强达合体后期,在参加此次大比试的修士当中,能排到前五名。

        “卫兄,陆兄弟。”

        进门之后,叶问天冲两人抱拳,“莫怪我不请自来,实在是我对二位仰慕得很,想跟二位结识一番。”

        “原来是叶兄弟。”

        卫鹤招呼道:“快请坐。”

        “多谢卫兄。”

        叶问天很坦然的坐下了。

        “你来得正好。”

        卫鹤笑道:“我们一起喝上几杯。”

        “我早已辟谷。”

        叶问天摆摆手,“你们继续吃,不用管我,我没别的事,坐着跟你们闲聊几句就行。”

        “那好。”

        卫鹤也不客气,跟陆凡该吃吃,该喝喝。

        修仙之人,达到一定的修为,绝大多数都会辟谷。

        像陆凡和卫鹤这种,喜欢吃喝之人,极为少见。

        “我听说二位都来自凡尘,一个叫大周的地方?”

        叶问天叹道:“想不到啊,一个小小的凡俗世界,竟然出了两位绝世天才,真是佩服!”

        “嗯?”

        陆凡和卫鹤同时一愣,心中多了几分警觉。

        要知道,陆凡从未跟人提起过他的来历,而卫鹤也只告诉过商行天一人。

        难道……

        卫鹤追问道:“叶兄弟怎么知道我来自大周?”

        “自然是有人告诉我的。”

        叶问天轻轻摇头,“卫兄休怪,我答应过此人,不会说出他是谁。”

        “实不相瞒,我今天来找二位,就是替他传话的。”

        “他说,当年之事,他也是受人所托,迫不得已而为之,还请二位体谅。”

        “况且他知道二位都是炼体之人,身上的伤虽重,却肯定能活下来。”

        “是他让人保全了二位的性命。”

        “将你们丢在龙临深渊,也是他刻意为之的。”

        “甚至他还特意安排人,在暗中保护你们的周全,就是为了你们能在修仙界生存下来,并一步步变强。”

        “那样他也算弥补当年的过错了。”

        说到这,叶问天分别看了陆凡和卫鹤一眼,“如今你俩的成长已远超他的想象,他倍感欣慰,觉得是时候告诉你们了。”

        “嗯?”

        陆凡和卫鹤对视一眼,都难掩心中的惊讶。

        他们苦苦寻找的线索,竟然主动出现了?

        对方迫不得已?

        可能吗?

        对于这种说辞,陆凡自然是不信的。

        或许是对方见他和卫鹤实力太强,怕将来的局面难以收拾?

        这才主动示好?

        不对啊。

        只要对方不主动说出来,他和卫鹤都毫无线索,想找出对方简直比登天还难。

        那对方还担心什么?

        对了,大周。

        他早晚要回大周彻查此事,以他的实力和手段,肯定能查出些什么。

        事情早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届时,对方再来示好,早已晚了。

        可是现在,就来得及吗?

        有些事,做过了就是做过了,再想补救,怕是没那么容易。

        “是吗?”

        卫鹤自然也不信,质问道:“他真的那么好心?”

        “你们好好想想。”

        叶问天说道:“以你们当时的实力,真死和假死怎么可能瞒过修仙者?”

        “若不是他故意安排的,你们怎么可能活下来?”

        “陆凡还好,有卫鹤在身边。”

        “但若不是有意的,又怎会把你送到卫鹤身边?”

        “而且,如果没有人暗中保护,以卫鹤当时的处境,怎么可能在龙临深渊生存下来?”

        说着话,叶问天将目光转向卫鹤,“卫兄,你可能不知道哦啊,当年你被丢弃的地方,是经过千挑万选,才选出来。”

        “那里几乎没有灵兽,也很少有人过去。”

        “你从那里开始成长,再合适不过。”

        “陆凡也是。”

        “不是我替那人开脱,这是事实。”

        稍微一顿,叶问天继续说道:“其实你们应该换个角度想,若不是他派人将你们带到修仙界,你们怎么可能有如今的实力?”

        “又怎么可能有机会参加大比试?”

        “甚至将来还有可能进入上古战场?”

        “这份机缘,其实都是他带给你们的。”

        “不说感恩,但最起码你们不要记恨他。”

        “更不要因此结下死仇。”

        叶问天苦口婆心的劝道:“咱们要向前看,放下心中的执念,也要放下那份仇恨,尽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正事。”

        “你说了这么多,也难为你了。”

        卫鹤问道:“现在你可以告我,那人是谁了吧?”

        “以后你自然会知道。”

        叶问天却摇了摇头,“但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

        “那我来猜猜。”

        卫鹤试探道:“莫非是你们慧心堂的人?甚至有可能是你们慧心堂的宗主,邱橙心?”

        “你就别猜了,你不可能猜得到。”

        叶问天脸色没变,反倒笑了笑,“但我能明确的告诉你,不是我们慧心堂。”

        “若真是我们慧心堂,又怎么可能派我来?”

        “那岂不是明摆着告诉你吗?”

        叶问天说道:“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他是不会害你们的,而是真心为你们好。”

        “为我们好?哼!”

        卫鹤冷哼一声,质问道:“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亲自来告诉我们?”

        “很简单。”

        叶问天叹道:“他怕你们一时难以接受,也担心你们不相信他,再跟他动起手来,事情会超出他的控制。”

        “所以,他才请我来,先跟你说一下,好做个缓冲。”

        “等时机成熟时,他自然会亲自向你们解释。”

        说着话,叶问天看了两人一眼,“好了,你们还有什么想问的?”

        “到底是谁想要杀我们?”

        陆凡问出了憋在心中已久的问题,“幕后主使人究竟是谁?”

        “这个他没说,我也不好问。”

        叶问天说道:“以后若有机会,你们可以自己问他。”

        “不过有一点我知道。”

        “他年轻时曾受过一个人的恩惠。”

        “后来他的实力变强了,在修仙界混出了一点名堂,就去找那人。”

        “可惜那人早已死去多年。”

        “他只找到了那人的后人,于是给了那些人三张灵符,答应为那些人杀三个人,以此来了断这份恩情。”

        “卫鹤是第二个被杀的,陆凡是第三个。”

        稍微一顿,叶问天继续说道:“至此,他已完成了他的承诺,彻底斩断了当年的那份恩情。”

        “第一个被杀的人是谁?”

        卫鹤问道:“他现在是否还活着?”

        “那人早死了。”

        叶问天摇摇头,“是被他亲手所杀。”

        “他为什么不杀我们?”

        陆凡追问道:“既然我们没死,那他岂不是没完成当年的承诺?”

        “你们已经死过一回了,不是吗?”

        叶问天说道:“更何况,你们如今在修仙界,已经和凡俗没什么关系,死不死又有什么区别?”

        陆凡和卫鹤都沉默了。

        他俩确实都死过一回,但两人的情况却稍有不同。

        卫鹤孤身一人,在凡俗并无牵挂,或许此生都不会再踏足大周。

        但是陆凡不一样。

        他有妻子和女儿在大周,还有那么多的朋友和兄弟。

        不可能彻底斩断跟世俗的联系。

        “至于为什么不杀你们,其实原因很简单。”

        叶问天说道:“你们并无过错,反而在世俗立下赫赫战功,甚至亲手终结了战争,缔造了和平。”

        “他如果杀了你们,会影响他的道心,或将永无进境的可能。”

        “更何况,你们在凡俗时,便已展现出了远超他人的天赋,他是惜才之人,绝无可能杀你们。”

        “而且,他也想看看,像你们这种凡俗的武道天才,到了修仙界,会成长到什么程度?”

        “所以他才会尽可能的保证你们的安全,让你们有机会成长起来。”

        叶问天提醒道:“以他的实力,真想杀你们,又怎么可能容你们活到现在?”

        陆凡和卫鹤再次沉默了。

        两人都在思索,心中盘算着,叶问天的话虽然未必都是真,但也不全然是假话。

        至于哪句是真,哪句是假,还要两人以后慢慢去求证。

        最起码线索有了一点。

        不像以前那般,毫无头绪。

        “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你们继续吃。”

        叶问天起身告辞,“咱们比武台上见。”

        “嗯。”

        目送叶问天离开,三人沉默了一会。

        “陆兄弟。”

        卫鹤将目光转向陆凡,“你怎么看?”

        “我觉得,叶问天所说的那个人,很可能是某个超级宗门的大人物。”

        陆凡想了想,说道:“甚至有可能在那十个人当中。”

        “你是说此次发起大比试的那十个人?”

        卫鹤似乎也想到了,微微点头,“确实如此,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偏偏在大比试期间提及此事?还特意让叶问天跑一趟?”

        “对啊,以叶问天的实力和名头,能让他跑腿的人,身份肯定非同小可。”

        陆凡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大哥,你说商行天会不会早就知道此事,所以才会不遗余力的帮助你我?”

        卫鹤心中一动,醒悟道:“你别说,还真有这种可能。”

        随后他陷入了沉思。

        好半天他才回过神来,轻轻摇头,“算了,咱们先别纠结此事了,事情早晚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还是先把心思用在大比试上,争取获得神阶功法,并借机进入上古战场。”

        “提升实力才是最主要的。”

        “等我们从上古战场出来,再彻查此事也不晚。”

        “反正都等了那么多年了,也不差这几个月。”

        说着话,卫鹤端起酒杯,“来吧,咱继续喝酒。”

        “好。”

        陆凡和柳眉一同举杯,跟卫鹤碰了碰杯,“干杯!”

        “干杯!”

        ……

        ……

        大比试继续进行。

        三天后,陆凡再次站上了比武台。

        他这次的对手叫孟檩,是炼虚期大圆满强者。

        “对战开始!”

        随着一声宣布,孟檩先行动手。

        一团团冰雾向陆凡蔓延过去,带着彻骨的寒意。

        与此同时,无数闪电从天而降,带着无尽的威势,劈向陆凡。

        陆凡依然只是轻轻挥刀,对方所有的攻击,瞬间消失。

        下一刻,昆吾刀已斩在孟檩的头顶。

        “嘭!”

        孟檩飞了出去。

        “陆凡胜!”

        对战毫无悬念的结束,陆凡依然仅仅用出一刀。

        晋级了!

        三十二强!

        距离他的目标越来越近,对手自然也会越来越强。

        陆凡非但没担心,反而隐隐有些兴奋。

        他很想见识一下,那些修仙界最出色的天才们,到底有多强?

        还有卫鹤,究竟有多强?

        “好!”

        试炼场掌声雷动,欢呼声不绝于耳。

        “陆凡他太厉害了!”

        “是啊。”

        “哪怕炼虚期大圆满,也挡不住他一刀。”

        “依我看,他比传闻中还要厉害。”

        “没错,我也觉得。”

        “就算跟卫鹤相比,也未必就能输。”

        “那岂不是稳进前十名?”

        “何止啊?夺得头名都有可能!”

        “就是不知道,他下一个对手是谁?能不能挡住他一刀?”

        “管他是谁呢?反正挡不住陆凡一刀。”

        “我觉得能,毕竟陆凡的下一轮对手,很可能是合体期强者,就算比不上陆凡,也不至于连一刀都挡不住。”

        “要不要赌一把?”

        “赌就赌!”

        众人议论纷纷。

        那些原本对陆凡不看好的人,也都改变了看法。

        甚至就连此次呼声最高的那些天才们,也开始在暗中观察陆凡。

        第一次将陆凡当成了对手来看待。

        当然,仍有些人我行我素。

        像宋砚秋,苏小沫,叶问天,程影等人,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强大的信心。

        陆凡所展现出的实力虽强,却仍未让他们感觉到威胁。

        倒是卫鹤,反而让他们更看重一些。

        在他们看来,陆凡的天赋虽然远超卫鹤,甚至比他们都强,但毕竟没有完全兑现。

        他们更看重的是眼下的实力,而不是将来那虚无缥缈的东西。

        修炼一途,贵在坚持。

        能走到最后的,才是最厉害的。

        他们都阅历颇深,见惯了无数天才,早早陨落。

        更有很多所谓的天才,逐渐变得平庸。

        陆凡虽强,那是跟普通修士相比。

        跟他们相比的话,实力还是稍差了一些。

        如果有机会在比武台遇上,他们相信自己,一定能战胜陆凡。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