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 网游竞技 - 太古龙神司雪衣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 章谦虚,太谦虚了

第六十七 章谦虚,太谦虚了

        咱狂一点,不谦虚就是了。

        陆晨辉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他扭头看去,就见司雪衣一袭白衣,懒洋洋的笑着。

        他讪讪笑着:“师弟,你不会真觉得自己很谦虚吧?”

        司雪衣反问道:“难道不是嘛?”

        这下将陆晨辉弄得不会了,讪讪道:“我以为师弟是开玩笑的。”

        司雪衣笑道:“我这人从不开玩笑,不过话说回来,这三宗结盟是不是有点太无耻了。”

        陆晨辉咳嗽了几声,道:“其实师兄在来之前,我已经和天木宗还有凌雪阁结盟了,因为雷云殿的赵无极是四星天丹。”

        司雪衣听完直呼好家伙,原来三宗早就结盟了。

        只不过之前对付的是雷云殿,现在换成了沧澜学院。

        “没事,这次我不会再谦虚了。”

        司雪衣冲他眨了眨眼,而后朝端木熙和傅红药走了过去。

        “陆师兄,现在咋办啊……”

        之前和司雪衣有过些言语冲突的李道闲,紧张无比的问道。

        事实上沧澜学院的修士都很紧张,除司雪衣外,几乎都笑不出来。

        陆晨辉轻声叹道:“认栽吧,抢点边角料就好,这次真的没办法了。”

        李道闲小声道:“可雪衣师兄让我们不要谦虚,要狂一点。”

        陆晨辉吐槽道:“他的话你也信?司雪衣什么时候谦虚过,什么时候没狂过?刚才暴打四大家奴还不够狂吗?你信他谦虚,还不如信我是人皇。”

        李道闲挠挠头,好像真是这样。

        哗!

        双心湖上一朵流光金盏花淬炼完星光后,绽放出绚烂夺目的三彩光芒。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流光金盏花绽放出流光,也有一些流光金盏花淬炼失败,在湖面上碎成花瓣漫天飞舞。

        “动手!”

        等候多时的四宗修士,再也坐不住了。

        一道道人影腾空而起,朝着湖面上的流光金盏花飞了过去。

        陆晨辉点了点头,沧澜学院的弟子以李道闲为首,加入到争夺流光金盏花的队列中。

        双心湖上很快展开激烈的争斗,各种手段不断祭出。

        这是属于大元丹修士的战场,小元丹之境完全没有资格加入。

        陆晨辉目光一扫,发现司雪衣和端木熙都没动。

        他先是感到一阵惊讶,旋即又松了口气。

        应该是和四大家奴交手中,受了一点内伤吧。

        这样避避锋芒也好,万一被其他宗门重创,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以司雪衣现在展现出来的天赋,他若是折损倒这里,陆晨辉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想到此处,陆晨辉冲司雪衣笑了笑,而后放心大胆的朝双心湖冲了过去。

        “嗯?”

        雷云殿、凌雪阁和天木宗的带队之人,也发现了司雪衣没动。

        赵无极沉吟道:“看来他大概率受了内伤,和藤山对拼的那一拳,应该没有想象中的轻松。”

        他和陆晨辉想到了一块,都觉得司雪衣受了内伤,这才没有来争流光金盏花。

        凌雪阁牧青和天木宗的邓秋,闻言都悄悄松了口气。

        邓秋笑道:“这才对嘛,就算是天才也该有个限度。”

        牧青如释重负:“没错,哪有人在小元丹之境与天丹交手后,一点伤都没有的。”

        赵无极面色变幻,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司雪衣不上,那三宗结盟的基础也就不在了。

        四大领队中他修为最高,若无意外,说不定其他三家得联手针对他了。

        “既如此,那我先走了。”

        赵无极也不等两人答话,腾空暴起,一眨眼就落在了双心湖上。

        轰!

        他落下时惊奇九道水龙卷,滔天水浪中,四星天丹之威尽显无疑。

        牧青笑道:“赵无极看来是要单干了。”

        邓秋神色从容,笑道:“无所谓了,我现在浑身轻松,舒服的不行,总算没那么大压力了。”

        牧青点点头深以为然。

        司雪衣确实很强,强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可眼下情况也说明,他的强大还在理解范围内,并没有之前想得那般逆天。

        和这个比起来,三宗结盟不结盟得确实无所谓。

        “牧兄,请!”

        邓秋伸手,笑吟吟的道。

        “邓兄,你请!”

        “牧兄,你再请!”

        “哈哈哈,还是一起吧!”

        两人心情大好,竟然一路谦让,慢悠悠的朝双心湖走去。

        至于他们口中受了内伤的司雪衣,到底为何没出手,原因也是颇为简单。

        端木熙摇着小折扇,笑吟吟的道:“三彩流光金盏花,实在不值一提,和雷皇草完全没有可比性。”

        她在安抚蠢蠢欲动的傅红药,让其不要着急。

        至于司雪衣,他惬意的欣赏着双心湖美景,还远远的和陆晨辉打了个招呼。

        端木熙笑道:“陆师兄笑的真开心,他大概觉得师兄不会去争这流光金盏花了。”

        司雪衣平静道:“照计划执行吧,也不要小瞧三彩流光金盏花这点蚊子肉,数量多了,也是很有价值的。”

        傅红药笑吟吟的道:“对嘛对嘛,全都要!”

        “行,那就请师兄开眼吧。”

        端木熙眨了眨眼,冲司雪衣暧昧的笑道。

        这丫头!

        司雪衣猜到她心里在想什么,肯定是觉得自己经常偷看她跳舞,定然修炼了某种瞳术。

        关键还无法反驳,她猜对了,司雪衣的造化之眼确实有这等妙用。

        司雪衣上前一步,双手结印,眸光有清明之光绽放。

        轰!

        湖面上飘着的上千朵流光金盏花,被司雪衣尽收眼底。

        他将造化之眼催动倒极限,连内里花茎都看的一清二楚。

        很快他瞧出门道,发现一朵与众不同的流光金盏花。

        司雪衣收回视线,伸手指向双心湖道:“那朵花成熟过后,至少会是四星。”

        “走!”

        端木熙不在耽搁,率先奔走过去。

        半刻钟后。

        双心湖上忽然爆发出五道璀璨夺目的光芒,每种光芒颜色都不一样,每道光芒都长达数百丈。

        在诸多三彩流光金盏花中,这五彩奇花格外醒目。

        只一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是五彩流光金盏花!”

        “上一次诞生五彩流光金盏花是什么时候?起码得有一百年了吧!”

        “这足以媲美雷皇草了!”

        四宗修士全都惊呆了,眼中皆是震撼之色。

        很快,他们就跟疯了般,放弃三彩流光金盏花的追逐。

        一个个在水面上催动身法,恨不得将两条腿都给跑断。

        “这可真是令人惊奇。”

        牧青和邓秋对视一眼,心脏都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

        邓秋咽了咽喉咙,苦笑道:“这等瑰宝,可真影响兄弟之间的感情啊……牧兄……牧兄?”

        他一抬头,发现牧青趁他发呆的功夫,早就一溜烟窜了出去。

        邓秋脸色顿时黑了,再也顾不得矫情,于水面之上狂奔起来。

        “散开!”

        赵无极则直接疯狂了,大笑着一路冲杀过去。

        他出手没有任何顾忌,横冲直撞所向披靡,将四星天丹的实力尽情施展。

        三人是天丹修士,很快就将其他修士甩在了身后,彼此目光对视,暗自较劲。

        与牧青和邓秋的焦灼相比,赵无极神色轻松。

        他是四星天丹,自觉实力冠绝群雄,这五彩流光金盏花舍我其谁。

        “两位,赵某先走一步啦!哈哈哈哈!”

        赵无极突然发力,他在水面上凭空暴起,一下就将牧青和邓秋甩开了数百丈距离。

        “该死!”

        牧青和邓秋脸色微变,各自都不在保留,将身法催动到了极限。

        眼看赵无极就要靠近将流光金盏花收入囊中,一道比他更快的身影突兀出现,拦在了他的面前。

        嘭!

        两人在半空中各对一掌,猝不及防的赵无极,被硬生生震退了十多步。

        有心算无心,这一掌他吃了很大的亏。

        “抱歉,名花有主了哦。”

        “司雪衣!”

        赵无极抬头看去,就见司雪衣站在五彩流光金盏花前,笑吟吟的看着他。

        他张大嘴震惊的下巴都快掉了,怎么都想不到,司雪衣怎么会出现在此。

        而且明显早就到了,他似乎算准了这花一定会有五彩霞光诞生。

        但最震惊的不是此事,这司雪衣不是应该受了内伤才对嘛?

        在他愣神的空挡,牧青和邓秋却没管那么多,同时腾空跃起朝着五彩流光金盏花落去。

        司雪衣也没惯着二人,他将龙狱圣象诀疯狂催动,紫府处的龙莲绽放出璀璨电光。

        紧接着龙吟暴起,虎啸山河,在他身上有电光肆无忌惮的暴走。

        龙虎拳早已化境,紫狱龙莲更是无敌。

        若是两者融合,阁下又该如何应对?

        夹杂着璀璨电光的龙虎拳,以一敌二,在双心湖的上空将邓秋和牧青同时轰飞出去。

        二人落地之后,手臂被电的颤抖不停,目光看向司雪衣,被震惊的说不出任何话来。

        如果说赵无极被打了个猝不及防,可他二人都是有准备的,竟然也被司雪衣击退了。

        这怎么可能?

        可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端木熙在司雪衣身后,将完全成熟的五彩流光金盏花收下后,在这湖面之上翩翩起舞。

        让人无法置信的奇景出现,无论是成熟了的三星流光金盏花,还是未成熟的花朵,全都被其吸引的如电光般飞了过去。

        眨眼间,数不清的花朵随着端木熙起舞上下腾飞,万千花瓣含着星辉绽放出。

        她穿着红色上袄,黑色的裙摆,一头银发在这漫天星光之下舞出仙人才有的风采。

        “这……什么鬼啊?”

        “花全跑了!”

        “沧澜学院的人在搞什么,这是一点汤都不想给我们留啊!”

        “绝了!”

        一群人又惊又怒。

        赵无极三人惊醒过后,也被司雪衣等人的胃口吓到了,脸色都不大好看起来。

        赵无极沉声道:“我以为……”

        唰!

        司雪衣翻手一招,在储物袋中随意取出一杆长枪,笑道:“别我以为了,对付我这样的人,诸位还是一起上吧,不然我实在胜之不武!”

        赵无极三人脸色本就不太好看,闻听此言顿时全黑了下来。

        姗姗来迟的陆晨辉,远远看到这一幕就被直接吓傻了。

        “师兄别怕,咱狂一点,不谦虚就是了。”

        他耳边回荡着司雪衣说过的话,他算是真的信了,司雪衣之前确实谦虚了。

        陆晨辉的嘴角抽了下,谦虚,太tm谦虚了!